医生在手术台上殴打女病人 对方挣扎尖叫(图)

微信红包堵塞事出有因,收发已达50亿个!

  袁龙华虽然右腿没了,但仍然渴望新生。

袁龙华虽然右腿没了,但仍然渴望新生。

原标题:泉州一工人重度烧伤 厂方暗示“安乐死”?

新华网福州1月21日电 (王雄)近日,有网友在百度贴吧发贴称,“泉州一工人连续工作48小时掉入滚烫浆池,老板竟找到家属希望让其安乐死一次性了结”。为了解事情真相,新华网记者立即赶赴泉州调查。

工人工作中烧伤公司劝说家属“放弃治疗”?

来自云南彝良县深山的袁龙华今年38岁,原本在福建泉州中泉制釉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泉制釉公司”)做球模工。2015年8月1日早上9时许,连续工作约13个小时(并非网贴所说48小时)的袁龙华不慎掉入滚烫的浆池,导致烧伤面积达99%。在ICU病房抢救了2个月后,袁龙华总算捡回了一条命。

袁龙华的家属称,自去年10月8日后,中泉制釉公司便屡次拖延缴付治疗费,甚至暗示他们放弃治疗至死亡后再赔偿。

“死里逃生之后,渴求活下来的袁龙华一直和死神赛跑,可中泉制釉公司却绞尽脑汁动员我们让他安乐死,直接进入死亡赔偿程序。”1月15日,袁龙华的弟弟袁龙云通过网络求助,希望中泉制釉公司不要见死不救。

袁龙云传给记者的一段短信记录显示,中泉制釉公司一位姓陈的负责人劝说:“我们的意见是叫家属跟医院说放弃治疗,死亡后参照你老乡朱祥群公(应为“工”)伤赔偿。”袁龙云回说:“意思就是给他安乐死,不治疗了嘛?”对方未予应答。

袁龙云说,不久前,中泉制釉公司又出了一起工伤事故,有一名云南老乡被叉车压死,公司一次性赔付了几十万元了事,估计公司担心他哥哥的治疗费是无底洞,所以想让其放弃治疗,待其死亡后一次性了结。

“我哥哥出事后,大老板从来没露面,我们也不知道电话,都是这个姓陈的和我们联系。”袁龙云告诉记者,由于不同意中泉制釉公司提出让袁龙华安乐死的计划,去年国庆过后,这家公司便停止支付治疗费用,家属只得自发筹集了3万多元给他接着后续治疗。

“3万元与彻底治疗好袁龙华的伤相比只是杯水车薪,但3万元对于生活在云南彝良县深山的我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。”袁龙云说,因拖欠医疗费,哥哥得不到及时治疗,植好的皮又开始慢慢腐烂,右腿因受感染不得不截肢。

据袁龙云介绍,他哥哥有3个小孩,现在大女儿放弃了自己的工作,带着小孩在医院照顾,小儿子得知父亲在泉州生不如死之后辍学了,曾服毒自杀,辛亏抢救及时。而其年迈的父母在家天天祈祷,希望中泉制釉公司能良心发现继续支付后续治疗费。

近日,有网友在百度贴吧发贴称,“泉州一工人连续工作48小时掉入滚烫浆池,老板竟找到家属希望让其安乐死一次性了结”。为了解事情真相,新华网记者立即赶赴泉州调查。

  图为泉州中泉制釉有限公司大门

图为泉州中泉制釉有限公司大门

医院称袁龙华治好后“生活自理没问题”

1月18日,记者来到泉州180医院烧伤科采访时,袁龙华的妻子高家梦和女儿正在为医院下达的催款通知单发愁。

“我爸出事后,断断续续做了5次植皮手术,花了大约140多万元。”袁龙华的女儿袁琴拿着医院的催款通知单说,现在她爸爸迫切需要再动一次手术,但目前已欠医院9万多元的医疗费,而中泉制釉公司迟迟不交,导致手术无法进行。

袁琴说,之前中泉制釉公司嫌医疗费太高,曾将她爸爸转到晋江爱国楼医院,但由于伤势太重,爱国楼医院又将其转到180医院。

得知记者前来采访,袁龙华的主治医生特地来到病房。

“只要医疗费能及时交,袁龙华虽然右腿没了,但恢复好后生活自理应该没问题。”医生告诉记者,袁龙华本来手术效果不错,但由于中泉制釉公司经常拖欠医疗费,每次手术的间隔太长,导致其长好的皮又因感染而坏死。

“其实,中泉制釉公司的做法很不聪明,如果不是经常拖欠医疗费,而是按照医院要求缴付,袁龙华就能得到及时治疗,恐怕现在花的钱就差不多可以让他出院了。”医生说,袁龙华也知道中泉制釉公司在拖他,原本求生欲望很强的他现在情绪很差,经常不愿吃东西,不想配合治疗,“情况只会越来越糟。”

近日,有网友在百度贴吧发贴称,“泉州一工人连续工作48小时掉入滚烫浆池,老板竟找到家属希望让其安乐死一次性了结”。为了解事情真相,新华网记者立即赶赴泉州调查。

  图为泉州中泉制釉有限公司产车间

图为泉州中泉制釉有限公司产车间

中泉制釉公司如此回应

中泉制釉公司位于福建安溪县龙门镇,主要经营陶瓷釉料。按照袁琴提供的电话,1月21日,记者来到位于安溪龙门镇的中泉制釉公司。中泉制釉公司一名工人说,知道袁龙华烧伤一事,但不好评价。该公司生产部一位姓汪的负责人称,具体负责处理此事的是行政部负责人陈志峰,随后,记者拨打了陈志峰的电话,电话中,陈志峰称在外出差,没空接受采访。但他表示,公司会想办法筹钱给袁龙华继续治疗。

记者发现,在百度贴吧里有一份疑似中泉制釉公司关于袁龙华工伤事故的声明。声明说,“因违章操作,大面积烫伤,公司在第一时间(将袁龙华)急送泉州180医院。为了治疗,在公司经济困难的情况下已经借贷140多万高利贷为其医疗,同时家属的6个月在医院租房和生活费均是公司支付,公司领导和厂长每星期到医院2次以上,由于植皮5次均不成功,袁龙华的家属几次和公司协商要求人拉回云南老家,并漫天要价,他们关心的不是袁的治疗,而是可以从他的身上得到多少钱,在他们即得利益得不到,就诽谤公司,公司将用法律武器维权!我们谴责这种妄想从伤者身上获取利益的黑心家人!”

“我爸才38岁,要钱有什么用?我们要的是人。”对此声明,袁琴表示中泉制釉公司完全是颠倒黑白,支付医疗费和家属的护理费,本来就是公司应该承担的。

袁龙华的主治医生表示,这份声明他也看到了,与事实并不相符。“比如,声明说植皮5次不成功,这是瞎说。像袁龙华这种烧伤面积达99%的病人,如果手术不成功,就不可能活下来。”

“我爸还有活下去的希望,我们不能失去亲人,希望好心人能帮帮我们。”袁琴哭着致电记者,她和母亲在医院陪护,现在中泉制釉公司不但不交医疗费,连她和母亲的生活费也断了。更让袁琴感到无奈的是,因为公司迟迟不交拖欠医疗费,医院已准备停止给她爸爸用药。

“公司要是一直拖延谁来管?难道我爸真的只能等死吗?”袁琴无助地说。

中泉制釉公司是否应继续支付医疗费?袁龙华能否得到更好的救助?有关部门可否介入调查给袁龙华提供帮助?本网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。

微信红包堵塞事出有因,收发已达50亿个!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